北外脊梁 | 丁往道:用英文传播中华文化的典范
日期: 2017-05-27   22:37:56

中华文化浩如沿海,纷繁卷帙,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作为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翻译家,丁往道先生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力主在中国高等院校的英语专业开设中国传统文化专业课程。丁先生身体力行,从1980年起至到1991退休为止,坚持为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的学生讲授中国传统文化精华,帮助学生弥补母语文化及其英文表达的不足,从而为他们今后真正意义上的跨文化交际和翻译实践打下坚实的双语基础。在美国西华盛顿大学和俄国莫斯科外语大学任客座教授期间,丁先生又大力向外国学生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退休以后,他仍不遗余力地以翻译、著述、创作等多种形式继续光大祖国的文化遗产。比如丁先生创作的英文著作《攀登》和《中国文化掠影》,都是用英语向外国读者介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下面将着重介绍丁先生这两本很有特色的英文著作。

1. 小说《攀登》的中国文化内涵

1.1《京华烟云》与《攀登》

创作英文小说的中国学者为数不多。建国前有旅居海外的林语堂,其长篇小说《京华烟云》1939年于美国面世,引起轰动,《时代》周刊称其“极可能成为关于现代中国社会现实的经典作品”(林语堂,1999:出版说明)。建国后至今中国学者创作的英文小说在大陆出版的可能仅有一部,即由丁往道教授执笔的长篇小说《攀登》。《纽约人》编辑Lindsley Cameron称其为“一部体现学者真知灼见的历史小说”(丁往道,2000 :Introduction )。《攀登》和《京华烟云》都是反映中国社会风云变幻的历史性小说。《京华烟云》细述了从1901年义和团运动到抗日战争30多年间几个大家庭的悲欢离合,而《攀登》则主要体现了知识分子从1955年整风起,经反右、大跃进、文革、直至改革开放又一个30多年的遭遇和变迁。《京华烟云》人物众多,场面宏大,曾被视为现代《红楼梦》。《攀登》涉及人物数十人,其中的重要人物仅三、五人而已,但这部小说触及了众多行业和阶层,除了文化界外,农、工、商、党政机关在当时的情形都有体现。地域亦十分广阔:既描绘了都市与村镇,又对比了内地(四川)和沿海(上海),甚至还跨越国界彰显东西方文明的差异。更为突出的是,小说自然地展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从唐宋诗词、清代小说到昆剧表演、书法艺术、传统音乐、古典园林乃至酒味茶香无不随着情节的需要,适时地散发出馥郁的文化气息,令读者回味无穷。

1.2《攀登》中传统文化思想的核心

然而,《攀登》并不满足于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各个方面,小说自始至终在努力引导读者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Samovar和Porter在《跨文化交际》(Communication Between Cultures)一书中论及文化的深层结构时指出,“一种文化的世界观可以认为是这种文化的核心……世界观植根于文化,通过多种渠道传送,并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宗教是形成世界观的主要因素。”(Samovar, 2000)这段话说明了文化的核心是世界观,那么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就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而儒家、道家及佛教思想是构成我国古代哲学思想的主要因素。

小说作者主要通过主人公于文的言行及经历巧妙地传达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于文是大学中文系教师,自小通过诵读中国古典作品而深受古代思想的熏陶,因而在小说的开头于文从教伊始就已显露了儒家的谦恭礼仪,道家的淡泊胸怀以及佛教的慈悲性情。这一精神世界在之后的30多年风雨中成了他的挪亚方舟,不仅庇护他安全度过一次又一次冲击,还使他深入思考,取得新的知识和体验,并同一切与他有缘的人和谐相处。在绝大多数中国人饱受运动之苦的日日夜夜,他却在与世无争中教学、劳动、科研、享受家庭生活。文革结束后不久,于文因其在唐诗研究方面取得的突出成就而晋升为受人景仰的大学教授。他在科研上的攀登实际上体现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理解的步步深入。开始时他通过吟诵诗词对传统文化有了朦胧的认识,之后他专门研究白居易以及古诗中对自然的颂扬,进一步认识传统文化的内涵,临近结束时他开始向哲学系教授请教如何学习中国古代哲学,为攀登另一科研高峰——中国哲学与唐宋诗词的关系作好准备。小说最后一章描写了于文登上香山顶饱览诸峰时的极乐心情,这象征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领悟已攀登到了一个新的顶峰。但是文化的攀登是没有止境的,作者在结尾时引用了王之涣的诗含蓄地告诫读者:“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至此,我们可以明白丁往道教授选择“攀登”作为书名的点睛之意。但是就人物的塑造而言,于文的性情、为人及处世前后并无明显变化,他几乎一直在恬淡自然中做好每一件事,追求着心的宁静与和谐。他的精神境界很难让读者感受到攀登的艰辛历程,这也许会导致部分读者对书名的困惑。

2. 专论《中国文化掠影》的内容特色

同样为了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中国文化掠影》则以专论的形式向读者介绍了华夏五千年文化的发展历程。虽然文体不同,但在处理文化核心及其表现的关系上,《掠影》与《攀登》却具有类似之处。全书共二十五章,288页。除了开首和结尾三章以文化的概述为主外,其它二十二章中有十一章专门论述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章题按先后主要有:孔子、老子和道家思想,百家争鸣,佛教传入中国,清谈和玄学,禅宗,理学,明代和清初的思想家。这些部分的页数共达137页。其它论述唐诗、元曲、明代小说、绘画等具体文化表现部分虽亦有十一章之多,但所占篇幅仅为119页。可见,这部以中国文化为题的史书,其核心仍然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而就思想各章所论的详略来判断,孔子、老子以及佛教的思想应属核心之核心。全书内容重点突出,条理清晰,和协统一。

 

微信图片_20170607222530

中国文化掠影

 

3. 《攀登》与《中国文化掠影》的英文表达

以上就《攀登》与《中国文化掠影》的内容作了简要评述,从中我们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及其核心所在。下面就来欣赏一下这两本书中的英文表达。

纵观丁往道教授的著述,不难发现他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两个领域:一是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除以上两书,还出版有《孔子语录一百则》、《孔子新评》和《中国神话及志怪小说一百篇》(译著《搜神记》将于近期出版));二是英文写作,主编了《英语写作基础教程》、《英语写作手册》以及《英语文体学引论》关于评判英语语言使用好坏的标准,《英语写作手册》

明确指出,“能恰当表达思想的语言就是好的语言,也就是应该用的语言。所以不必总是追求某一类型的语言,如文雅的、艰深的、浅易的、或俚俗的。”(丁往道,1997:致学习者)这段话中,“恰当”二字是关键,亦即语言的使用要视场合、时间、人物等的变化而变化,须与语境相适合。《攀登》与《掠影》正是这一文体观的具体实践。下面就引两本书中的几段英文表达来加以说明。

“Uncle, do you ever catch a fish?” he tried to start a conversation.

“Sometimes I do, but not very often,” the man answered, his eyes fixed on the floats.

“Don’t you think it’s a waste of time to sit here for hours without catching enough fish for a dish?”

“You have never fished, have you?” the old man smiled. “I don’ t know what they think,” he pointed to the other men fishing there. “To me, it’ s good enough to be sitting here by the river. It’s cool and quiet. All your attention is on the floats. You think of nothing. It’s good for your health. Whether you get fish or not is not important.”

These words had flowed from the old man’s mouth of themselves. The feeling was so natural that the old man perhaps had never thought of it. It came to him.To Yu Wen it was entirely new. It was enlightening. He sensed in it the idea cherished by the Chinese for so long that peace of mind was the greatest satisfaction.

(2000:11-12)

About 5,000 years ago, Huangdi, the Yellow Emperor, according to legend, ruled part of the Yellov River valley. He and another leader, Yandi, or the Fiery Emperor, made great contributions to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Huangdi is said to have invented the cart, the boat, the clothes, the script and the medicine, and Yand to have taught people hov to turn the soil with a plow. Today, Chinese all over the world regard them as their earliest ancestors, calling themselves “Yan-Huang’s descendants.”

               (2001:2)

上述所引英文中的前一部分出自《攀登》第一章的结尾,是于文在运河岸观看一位老人垂钓良久而未有收获时与之展开的一段对话及沉思。对话中均为具体而普通的常用词,所用句子几乎都为短句,缩略形式出现频繁,这些都是日常口语体的特征,正适合此处表达的需要。随后的段落是于文个人的思考,他是中文教师,思考的问题又带有哲学性,作者故而启用了一些较抽象文雅的词语,如enlightening, cherish, satisfaction等,以及较长而复杂的句子如最后一句:He sensed in it the idea cherished by the Chinese for so long that peace of mind was the greatest satisfaction。因此,可以说《攀登》是集浅易和文雅于一体的综合英文文体。美国的《今日世界文学》(World Literature Today)赞扬《攀登》“行文老道,技巧娴熟’’ (workmanlike prose ) (Bates, 2002:131 ),我们认为这是对作者运用这一综合文体的高度评价。

引文中后一部分出自《中国文化掠影》的开头,同《攀登》的英文表达相比,在文体上显得正式与庄重。选词方面,除了常用词以外,还用了一些难度较大的词汇,如contribution, civilization, ancestor, descendant等。句子的长度大都在两至三行间,插入语、平行结构等正式文体的特征时有出现,没有任何缩略现象。作者在全书中始终保持了这一庄重的文体,而此种文体正可以体现专论类书籍的科学性和严谨性。

尽管庄重、严肃,《掠影》读来仍与《攀登》一样平易流畅。平易流畅可以说是丁往道教授英文的主要特征,渗透在他的各种文体之中。这恰好与中国传统文化所提倡的朴实自然相吻合。也许有读者会认为这两本书中的英文并不像是英语母语作者所写的英文,这种感觉不无道理。《纽约人》编辑在评论《攀登》的语言时,写道,“这种英文同样很好,如此变通,是为了更好地表达中国文化思想的结构”(2000: lntroduction)无疑,丁往道教授善于用英语来体现中国人的思想。

微信图片_20170607222538

 

此外,丁先生还翻译了《中国神话及只怪小说一百篇》、《孔子语录一百则》和《瑞云》等诸多中国古代文化的著作。纵览丁往道先生的译文,可以发现丁先生的译文确切,通俗易懂,且行文简洁。丁先生的翻译语言不仅传递了文化的精髓,而且保留了译文的美感。在当下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大背景下,如何向外传达中国传统的文化精髓,如何让世界人民共同享有中国先人创造的文化结晶,同时又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本真,丁先生的译文做了这样一个范例。由此可见,中国传统文化典籍依然保留较高的现代价值。(王茹茹,2016:丁往道先生的翻译美学风格研究)我们期盼有更多像《攀登》、《中国文化掠影》这样传播母语文化的外文书籍面世,帮助我国外语学习者了解祖国传统文化,学会其恰当的外文表达,以成为有中国传统文化涵养的外语工作者。

作者:袁影

文章来源 :《山东外语教学》2004年03期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号北京外国语大学西院国际大厦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管理办公室

邮编:100089邮箱:bfsu2011jh@163.com

Copyright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Designed by ITC BFSU